练江:“黑龙”变“白练”

发布时间:2022-09-19 05:07:02 来源:火狐体育全站官网 作者:火狐电竞app

  3年之间,练江从“污染典型”到“治污典范”,这条被污染数十年的黑臭河经历了什么?

  练江是粤东地区第三大河流,也是汕头、揭阳两市的“母亲河”,因河道弯曲、蜿蜒如练而得名,其发源于广东省普宁市大南山五峰尖西南麓杨梅坪的白水磜,出海口则在汕头市潮阳区海门镇。

  上世纪90年代以来,练江逐渐成为广东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2018年,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将练江污染作为反面典型予以通报。

  3年之间,练江实现从普遍性黑臭到国考断面消除劣Ⅴ类、再提升至Ⅳ类的重大转折性变化。从“污染典型”到“治污典范”,这条被污染数十年的黑臭河经历了什么?练江如何实现经济效益、环境效益、社会效益多赢?

  “按照‘产业集聚、企业集中、统一治理、土地集约’的原则规划建设污水处理厂、集中供热供气项目、工业供水厂及管网配套工程、印花通用厂房、印染厂区以及园区道路、管网等项目。”8月8日,普宁市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主任杨喜填介绍说,“目前,园区已有65家企业入驻建设,其中55家已建成试产、运营,实现从供电、供水、供热、供气等能源供应至污水集中处理全流程投产。”

  练江劣Ⅴ类水质持续近20年的主要原因是,印染、造纸、电子拆解等重污染高排放低端产业、落后产能无序发展。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揭阳市生态环境局普宁分局副局长苏章豪形象地将印染印花产业称为“对练江污染贡献最大的产业”。

  纺织服装产业是普宁市的支柱产业之一,印染行业作为纺织服装产业链的重要生产环节,依托普宁市千亿元纺织服装集群得以快速发展。

  以前,这些印染企业主要分布在练江流域干支流边,大部分规模小、设备落后、布局杂乱、清洁生产水平较低,企业依法治污自觉性不足,环境监管难度大,导致练江变得又黑又臭,水质变成劣Ⅴ类,主要污染物指标COD、氨氮超标严重,水体没有环境容量。

  “关停一批,搬迁整治转型升级一批”,普宁市将印染、洗水和印花企业进行整合,建设普宁市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

  环保综合处理中心仍然使用着临时办公场所,据透露,很快也要腾退搬走,办公场所将建成一个配套消防站,杨喜填希望热电联厂项目尽快启动,这将有助于企业降低生产成本。

  “以前大家是分散的,进到园区后,企业购买节能减排的设备,政府补助了一些,设备更新换代后,效率提高了,排污减少了。”普宁新松利织造印染有限公司负责人钟松裕深有感触,“拿纯棉布染色前处理工艺来说,以前用老设备,染一缸布需要11个小时、耗水10吨水、蒸汽2吨,现在只需8个小时、0.6吨蒸汽、5吨水。”

  据了解,园区污水处理厂采用“一厂(即企业)、一类(即一类废水)、一管(即污水收集管道)、一监测(即在线监测系统)”的污水分类收集系统,并执行目前国内最高排放标准,部分指标达到Ⅴ类水标准。

  在汕头,推动企业入园集中生产、统一供气、集中治污,建成潮阳区、潮南区2座印染园区,依法铁腕关停园区外183家印染企业,目前2座园区有174家企业进驻、144家企业投产。

  汕头构建集纺织印染、供水、污水处理、再生水利用、热电联产、固废处理与资源化“六位一体”的循环经济产业链创新模式,推动企业平均用水量降低约40%、用电降幅约20%,生产效率提高约25%、产能增加一倍以上。

  练江干流全长71.1公里,流域面积1353平方公里,其中揭阳市境内河段长29.8公里,汕头市境内河段长41.3公里,流域常住人口约430万。

  “我看这样好不好,汕头市是不是可以在老百姓居住的臭水边盖几间或者租几间房子,市领导们带头住到那里,和沿河的老百姓住在一起,直到水不黑不臭,请你们考虑一下!”

  2018年6月,中央环保“回头看”督察练江,中央环保第五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掷地有声。

  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以及2018年6月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都把练江作为广东地区重点督察的河流。

  “练江之前水质黑臭的主要原因就是区域内印染废水、养殖废水与生活污水的大量直排,所以要确保水质的恢复最根本的措施要截住污染源。”苏章豪坦言,“练江水质的逐步改善,周边的人们切实感受到的水生态环境改善,离不开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的有力督促。”

  记者梳理普宁市与汕头市对练江流域综合整治的投入,普宁市累计投入资金160.07亿元,汕头市从2014年1月以来,累计投入368.78亿元。

  也就是说,不到10年的时间,为了恢复这条江的生态,已经有超过500亿元的投入。

  值得庆幸的是,两座城市在环保督察的重压之下,动作迅猛。普宁市创造了4个月建成水质净化厂、6个月建成市区污水处理厂四期的普宁速度,目前流域污水处理能力提升至每天52万吨。普宁市区污水处理厂每天近23万吨的尾水排水成为练江重要的生态补水。

  汕头则建成两个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两座污泥处理中心,生活垃圾处理能力达到每天4000吨、污水处理能力达到每天98.25万吨、污泥处理能力达到每天280吨,实现练江流域生活垃圾和污泥日产日清。

  为进一步提高污水收集率,流域内自然村基本实施“源头截污、雨污分流”工程,支次管网如毛细血管一般引入千家万户,从根本上解决污水收集率低和污水直排问题。

  “不能为了发展经济牺牲环境,也不能为了保护环境而放弃发展经济。关键要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通过科学技术的进步,实现高质量发展,从而使二者相统一。”苏章豪说。

  以治水为契机,普宁市与汕头市倾力打造生态宜居美丽乡村,生态环境保护修复让当地群众有了实实在在的幸福感、获得感。

  在汕头市,得益于练江治理的成果,陇田镇东华村围绕“潮风水韵 耕梦东华”主题,采取“支部+基地+公司+农户”的运作模式,大力发展现代生态农业和乡村休闲旅游产业,成片种植番石榴、阳光玫瑰葡萄及优质水稻等,吸引了大量游客前往游玩,实现村企合作、富民兴村。

  占陇镇志古寮村处于练江北岸,听到练江水质变好的消息,在广西南宁打工的李伟生回到家乡,成立了普宁市辉泰农业合作社。2021年10月,合作社流转了本村及邻村土地1000多亩,适度规模经营,连片种植,李伟生挖沟渠,大兴水利,修机耕路。

  “第一年租地价格每亩300元,种了水稻、红薯、玉米,你早一个月来,还能看到收割,明年试着种点蔬菜,练江的水变好了,农业灌溉用水就有保障。”站在新挖的新渠边,李伟生兴奋地告诉《民生周刊》记者,他在沟渠两边种了上百棵柚子树,儿子也来到合作社帮忙。

  练江便是普宁重要的农田灌溉水源,上世纪90年代以来,越发严重的污染让练江逐渐失去其洁白的颜色,特别是污染末端—练江(普宁段)下游,浊臭的练江水不再适合农作物生长,失去低成本灌溉水源的村民,不得不放弃赖以生存的耕地,日子久了,两岸数千亩耕地逐渐没落为撂荒地。

  在普宁市占陇镇副镇长王耿波看来,“撂荒地”是练江整治的“最大受益者”,变成了“致富田”。

  “占陇镇是练江蜕变的见证者与行动者,撂荒多年的耕地免去‘寻找灌溉水源’这一后顾之忧,我们因地制宜推进撂荒耕地流转工作,确保农业增效、农民增收。”作为亲历者,王耿波最有发言权,“在杂草灌木荆棘丛生的土地上一点一滴复垦,很不容易,挨家挨户做工作,村委会挣不了钱,政府也只有付出,但是很有成就感,资源不会浪费,能够增加粮食产量。”

  揭阳市普宁占陇镇下寨村,揭阳市练江综合整治指挥部所在地。在党支部书记陈喜亮记忆中,小时候夏天都是在练江里度过的,每天都会到河里去游泳、洗澡,那时候河里的小鱼小虾都非常多。

  深受练江污染之苦,和练江流域的很多镇村一样污染严重,下寨村臭气熏天,污水横流,过去,江水发黑发臭,水浮莲长满整个江面,村民走到江边都得捂着鼻子。

  如今的下寨村,依托练江综合整治,全村再现往昔青山绿水的美丽风光,2019年被评为普宁市十大美丽乡村之一。下寨村建设了栏臂湾生态园,该园地处练江中段,如今已经是占陇镇培育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的示范点,成为市民日常休闲娱乐的又一“打卡点”。

  “下寨村的生态园是2017年开始建设的,原来这里垃圾成堆,后来由乡贤出资打造,现已成为附近村民娱乐休闲的好地方,让村民提高获得感和幸福感。”陈喜亮介绍说。

  分享你的游记与攻略,展示你的美景与美食,“代”你体验不一样的风景与风情。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